裂空的破坏神

gundam和勇者王以及来打都看这里!
管这cp有多冷,至少我吃!

【faiz脑洞】空集和虚无

这个脑洞太可怕了赶紧找个小本本记下来x

做数学的时候写着写着突然看到空集的符号,也就是∅,猛然想到了faiz,那么,也就是说

faiz=∅=空集,空集不包含任何东西,但同时又存在于每一个数集当中,任意一个数集与空集产生并集的话,这个数集就会变成空集。

另外,∅也可以表达虚无,即指这个位置或空格不存在任何东西

因此,faiz从一开始就注定了会被忘记会消失,也注定了不存在。与其并肩战斗的人全部死了,长期使用faiz腰带的人最后也会归于虚无。

所以这个flag从一开始就立起来了吗!?大魔王我【哔——】你全家啊!到底是为什么会想到这个名字啊!

附加闲谈,德尔塔(Δ)在力学里表示变化量,如末位移减初位移=Δ位移(x2-x1=Δx),末速度V1—初速度V0=ΔV;凯撒的代表字母是χ,也就是未知。

德尔塔的出现在剧情里的确是一个变化点,而凯撒的下一步动作永远是出人意料的,倒也贴合了名字的意义

大魔王真是下得一手好棋('・ω・')

试问还有谁家的机车被这么温柔对待过……
战斗蝗虫真的好萌好萌好可爱xxx
创世王组都不吃了我就吃战斗蝗虫和光太郎了!

隔壁机动天马哭晕在厕所x

所以哈吉咩也有儿子了…这个儿子还是kuuga二代…超没存在感…

重点是哈吉咩有儿子了啊!!孩子他妈是谁啊!剑崎吗!官方你故意发糖的吗!我简直要跪下来了!隔壁木巧虐的来飞起啊虽然这边之前也差不多……

不要脸地占个tag x哈吉咩笑起来真的好漂亮好漂亮好可爱好可爱……这发型和服装…要不是哈吉咩瘦了些我会看成一条的x

电王这剧场版有毒x

私心随手拍……

想起来跟双生对的戏里面木场和巧一起躺在草坪上聊天的场面就拍了这几张,可惜家门口草地是湿的x

委屈hibiki来当电灯泡了x

(sic真的很棒x小小一只可以捧在手里面)

老实说逆光的哈吉咩真帅xxx sic设计的好处就体现出来了x只可惜blade系列的sic都有点恶心……不知道明后天到的帝皇剑怎么样

混入一张黑甲斗x

(其实这角度根本看不出来是黑甲斗还是天道聚聚吧……)

天若压我,劈开那天,地若拘我,踏碎那地,我等生来自由身,谁敢高高在上?

英雄们不曾老去
他们永远都停留在自己最好的时光里

十年之中,就算勇者落没,我们也从未放弃,等待他涅槃归来!

一个痴汉妈的心情别人怎么会懂!!!等了快四年终于回来了!!终于把王接回来了!!!

(开头三句话出处已经忘记……抱歉)

这句话真的是……
编剧的恶意x笑得根本停不下来

官方的恶意xxxx
居然拆橙蕉推蕉橙吗x

果然还是SIC,不过小马哥和faiz这个身高差真的超级满意x可以把巧爷牢牢抱在胸口x

#warning#

#cp为剑始,巧木巧,五一#

这是模型设定,即为模型具有与正剧里完全相同的人格,转换视角并借此衍生出大量日常。而gundam的性格是我自己捏的……

若能接受以上设定及ooc,请继续





























faiz觉得自己有些时候真是没资格去教训blade,因为他现在正藏在台历支撑体的空间中,horse orphnoch则站在书桌上四处观望着,试图寻找到熟悉的事物或人。

“那个……你就是木场前辈吧?我是blade,剑崎一真,叫我剑崎就行了。”好不容易接受了自己外形突然改变的blade勉强推开柜门跳出来,仰头看他:“居然比我高……”

莫名其妙感受到怨念的horse orphnoch算是友好地点头,目光与后面的wild chalic对上,他绽出一丝温和的微笑,“请问,乾巧他在这附近吗?”“没有,我没注意到。”虽然很不擅长撒谎,wild chalic还是遵守了之前与faiz的诺言,“那个家伙指不定去哪里藏起来了,像见了家里有陌生人到来的猫一样。”

horse orphnoch很是无奈地笑了一声,把手里的剑和盾牌放在一边。kuuga探出半截身子冲他比了大拇指,大大方方地走出来,左手搭在眼睛上方左顾右盼一下,人人都能感觉到他笑得十分纯良,“嘛……我也没看到他,faiz也没在楼上,刚问了正义女神她们。”“还真是幼稚啊,跟真理说的一模一样。”horse orphnoch低头念叨一句,手垂在身侧,让他显现出与外形极为不符的温柔气息,blade甚至能够看到那个脸上带着婴儿肥的青年温和的笑容。

“我会自己找到他的,”horse orphnoch这么说,语气里带着些许宠溺,“不仅因为我跟他是同一世界的人,也不仅仅因为我跟他是同伴,而是因为,我跟他……”

“faiz~standing by——complete”

kuuga笑着拍了拍眼神讶异的horse orphnoch的肩膀,示意他走向台历的方向。blade把头埋在wild chalic肩膀上,紧紧搂住对方强忍嘲笑faiz的冲动——那个凶恶的家伙,竟然一不小心踩中了藏在台历里的gaia memory,发出的声音直接暴露了他的位置。

“巧,是我,木场。”horse orphnoch垂下肩膀,台历中的那个家伙似乎仍然在犹豫,他也没打算再多走几步,直接背靠着台历,仰头自顾自地说起来,“我不知道你在我死后还经历了什么,但重要的是当下不是么?我现在就在这里,你为什么没有那个勇气出来?”

过了好一会,faiz才开口,背着手感受隔了厚厚一层纸张的故人,脚尖哒哒地踢着厚纸板,“我只是觉得……太不可思议了。”他看着自己的手,从台历里探出手臂,与horse orphnoch的相握,“明明都死过两次,居然第三次活过来了,我有点不明白,这到底是对我的惩罚还是恩赐?”

blade恢复过来之后牵着wild chalic,两个对视一眼,从对方的表情里读出那一丝庆幸和幸福。“其实吧,永恒的生命应该算不上折磨,而是给了你无数次机会去纠正自己的错误,”kuuga·捡命狂魔笑起来,“虽然这过程会很痛苦,但是……总有一天会像现在这样,与自己最重要的人重逢,我是这么相信着的。”

“kamen rider的傲娇是传统吗?”一旁被当成了背景板的MKⅢ实在是看不下去了,面无表情地直接走过去把faiz拎着肩膀抓出来,一把塞到horse orphnoch的怀里,“抱好了,别再放开他的手了。”

“当然。”对着那个相比之下高大很多的gundam点头致谢,horse orphnoch尽量避开外甲上的尖刺,收紧手臂把微弱挣扎的faiz圈在自己胸口。“我很喜欢……这个身高差呢,”faiz安静下来,埋头尽量不去听horse orphnoch带着些许哽咽的话语,他怕自己也控制不住让声音变了样,“可以把你牢牢的控制在我的周围,可以保护你,不再让你一个人去战斗并承担一切,你的战斗……已经足够了。”

他最终还是回抱了horse orphnoch,额头抵在他胸口上,双臂搂住腰,不耐烦地嘟哝,“无路塞……木场你越来越啰嗦了。”

“那不是因为巧是个猫舌吗?”“无路塞!”

wild chalic悄悄回到柜子里,发现kuuga正倚着TRCS小憩。“前辈,”他轻轻叫一声,“你果然还是很想念一条桑吧。”

kuuga没有回答他,只是站起来侧坐在座位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抚摸仪表盘,眼神温柔地像是在看恋人。


















#后记#
kuuga:一条桑QAQ





#麻麻的记录#
木场和巧爷最终还是能够在一起的,即使他们两个都已经离开了。而泉,大概是永远也不可能再出现了(←皮套大战里至少可以再看到faiz……吧?
每天打开柜子都看到剑始和巧木秀恩爱好开心x(buni

想起来有拍过剑始……虽然是sic而且blade的脸完全不能看(真的,真的不能看),但还是给一发段子吧
#warning#
#cp为剑始,巧木巧,五一,尊者x大和#
这是模型设定,即为模型具有与正剧里完全相同的人格,转换视角并借此衍生出大量日常。而gundam的性格是我自己捏的……大和指yamato gundam,是武斗传外传里东方不败年轻时的使用的机体,而不是舰娘大和(虽然这里描写的是AGP大和,因为找不到yamato的模型。)
若能接受以上设定及ooc,请继续


















faiz看着blade扒在柜子边上,倾斜身子并冒出头偷偷瞅书桌上正在跟MKⅢ和大和相谈甚欢的wild chalic,忍不住拍他肩膀:“剑崎,你看什么呢,不是很期待和始见面吗?”

“虽然之前那么说……但现在又突然顾忌起来。”blade退回阴影里,盘腿坐下来苦恼地挠头,“我这个样子和原本相差太远,变得更像怪物了。巧,你说始会不会认不出我来了?”

faiz觉得现在自己真想送他一发深红电钻,为此他一脚踢向blade的胸口,却被kuuga拦住了。“别这么急躁嘛巧,剑崎和始之间一定没有问题的。”竖起大拇指安慰了抄着手还不屑地哼了一声的faiz,kuuga把blade拉起来,“剑崎君,现在我有两个办法,一是拜托spiegel把你拎出去扔到始面前,另一个是你自己走出去,请在十秒内做出选择谢谢合作~”
“OWO?!(一脸懵逼)等等啊前辈!”

“有些时候我不得不赞同master的做法,简单粗暴来得比什么都快,这样能让你最小程度地与机会擦肩而过。”spiegel没等blade做出反应,直接走过来拦腰拎起blade,冲外面喊了一声“MKⅢ,接着”之后就回到原位蹲下来安抚devil。

直到落在MKⅢ的怀抱里被放下都还没反应过来的blade被大和一把推到了wild chalic面前。“好好交流一下,我们先去睡觉了~”大和踏着高跟鞋在正准备说“我们不需要睡觉”的MKⅢ脚背上狠狠踩了一脚,随即蹦蹦跳跳地回到了书柜里。

现在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了,blade在内心呲牙准备问候那几个比自己高大不少的家伙,表面上则挠挠头,扔下手里的剑,颇为傻气地叫了一声“哈吉咩”。

master听着外面是动静,冷哼一声,“明明在TV里男友力蛮不错的,到这里怎么变成傻甜白了?”“你在我面前还不是一样的。”大和握住master的手,给了伴侣意味不明的眼神。

“剑崎。”wild chalic同样扔掉自己的弓箭,轻柔地呼唤出声,“真的是好久不见了,剑崎。我很想你。”

“恩……我也是……”blade走得更近一些,伸手试图抓住wild chalic的手,“你真是一点也没变,越来越像人类了,但是我……”

blade的话被wild chalic急不可耐地打断了,语气里裹挟着显而易见的焦急,“但是剑崎也没变不是吗?至少你还在挂念我,这点仍然存在就足够了。”他主动紧握那片深蓝色,与自己的艳红相贴合交融,blade不由得笑出声,wild chalic偏头好奇地看着,却被揽向一个怀抱。

“我真是一个笨蛋,”blade明明笑着,声音却有些哽咽,“害怕地莫名其妙的……哈吉咩就是哈吉咩,剑崎就是剑崎,根本不会产生什么变化的。”“嗯,所以剑崎非常迟钝这点根本没有任何改变。”wild chalic尽力抱紧blade,戏谑两句后不再说话。

“巧,别伤心,木场的话应该会很快就到的,不过肯定是晚于kabuto那个家伙了。”kuuga低头看着自己的后辈,语气活泼起来,“嘛,加油吧,kabuto的高度应该会超越这里所有的居民,不能让他一直装逼下去啊,至少可以用他的妻子和妹妹不在这里来打击他不是吗~”

“五代前辈是如何在没有伙伴的情况下坚持下来的呢?”faiz反而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他抬头看着kuuga,对方红色的眼睛(本体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写了Orz)倒映出他的模样,“虽然前辈不像我那样,但一个人战斗一定很辛苦。”

kuuga奇怪地偏头,然后低头轻声笑着,最后极为认真地看向faiz,“巧,我从来都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我有泽度小姐帮我解读碑文获得重要的提示,有椿负责我的伤势治疗和对古朗基的研究,有科警研帮忙研制武器对付古朗基——我的格莱姆和机车他们都有帮忙的,还有警视厅的全体警员,每次在我赶到之前都在奋不顾身地阻拦古朗基……”

后面kuuga说了些什么他记得不大清楚了,只有一句话像堕天使之锤一样砸在他胸口:“就目前而言,你还有机会见到木场,而我……怕是永远也见不到一条桑了。”

“但是雄介桑会有摩托,”god突然冒了一句,“你会是唯一一个有机车的。”“不过和机动天马那个会坑队友的家伙相比,我还是选木场好了。”faiz悄悄嘟哝了一句。
















#ooc严重抱歉#
没法给kuuga配上一条真的很遗憾,于是只能选择机车了……
这时候巧木也到齐了,两大闪光弹同时存在作为养着他们和一群gunpla的麻麻来说我真担心他们的眼睛\光镜……